广州弘粹艺术品修复中心

买了假古董我们应该如何维权

2019-03-27   阅读:657

古玩行业,因看走眼而造成的损失,比比皆是,由于古玩所特有的行规,让很多藏友隐而不言,纯当作交学费。今年,广州、佛山鲜有出现了两例古玩维权案,引发了珠三角地区的收藏家强烈关注。

其一:南海居民黄先生在南海一家古玩店花费61.5万元,购买了一批陶瓷和青铜器,事后又购买了13批,累计欠款1300多万元。卖家上门讨钱,买家找人鉴定,证实货品全为赝品而拒付款,卖家便以拖欠货款为理由将黄先生告上法院;其二:今年,广东名嘴陈维聪因涉嫌文物诈骗案被移送审查起诉,涉案金额高达2.2亿元……

广东部分知名藏家如何看待这些案件,对于初涉收藏行业的藏友们,应持怎样的正确态度进行有效性收藏呢?

藏家眼中的事件

2014年底,佛山南海一男子黄先生在南海一家古玩店梁先生买下了第一批货,总价为61.5万元,之后他又购买了13批货品,但没有付现金,而是写送货清单。根据本报曾参与采访的记者说道,这些清单都有黄先生的签名,个别单还写上“不退不换”的字样,同时每张单上均写着器物的名字,但没有写下具体朝代。2015年5月,卖家让买家将以往所欠下的货款以欠条形式书面确认,签名并摁下指模确认。于是,便出现了3张总共1300多万元的欠条。

事后,当事人也曾联系过佛山品鉴家唐家怀看货品。唐家怀也告诉记者,购买回来的货品的确有存疑现象,“与陈维聪案件所不同的是,梁先生拿着1300多万元的欠条状告黄先生,黄先生不仅拿了货,还在去年默认了这次交易,写下1300多万的欠条。”

在佛山这场官司中,双方写的清单,并没有表明这些物品属于古玩,价格多少则是双方的协议所定,欠债还钱自然是合情合理。由于货品涉及到古玩,案件引发人们的关注。

专家:收藏不能走捷径

“尚不去评价这个事件,看看现在的古玩行价,一个品相完好的元代青花或青铜器,少则数百万,多则数千万,200多件‘古董’才值一千多万元,告诉任何一个行家,都觉得不可思议。”钟锦恩认为。

到底,文物市场假货有多少?艺术行业打假专家牟建平曾直言,书画市场“只有两成是真迹,八成是赝品,尤其是(署名)齐白石、徐悲鸿的甚至达到了95%是赝品。”

佛山藏友元亨二哥收藏已有七年时间。他告诉记者,收藏市场水很深,没有一定的收藏鉴藏能力,不要轻易捡漏。记者在网站关注到,2016年之前,有关古玩真伪案件也不少,部分法院以行规的特殊性以及古玩鉴定困难等综合因素,判决藏家败诉。

正因为此,作为一个收藏者,在缺乏一定收藏经验的情况下,随意去市场买货,遇到赝品的几率非常之大。对于某个领域的收藏,学习过程也不是一蹴而成的。

支招

监督卖家写货品来源证明

今年初,《艺术品经营管理办法》 施行,并建立了明示担保、尽职调查、鉴定评估、信用监管等一系列新的制度。可以说,这个法规对买家来说十分有利。买家对古董成分、年代、作者、价格等有知情权,卖家有义务告知。

据了解,目前,翡翠、钻石、红木等行业,不少购买者购买前都会与卖家,以书面形式写明货品的品种、等级等详细内容。一旦出现问题,就会拿着这份合同要求进行维权。

据了解,《艺术品经营管理办法》第九条规定,艺术品经营单位应当对所经营的艺术品应当标明作者、年代、尺寸、材料、保存状况和销售价格等信息,并保留有关交易的原始凭证、销售合同等;第十条规定,艺术品经营单位应买受人要求,应当提供第三方鉴定评估机构出具的证明文件,或其他能够证明或者追溯艺术品来源的证明文件。这些规定,对于古董买卖来说,都起到了一个监督作用。如若商家都按这些要求做,相信纠纷会减少许多。

同样,古玩行业藏友们购买前,可以向卖家要一份国家权威部门出具的鉴定书,即便没有,也要有相应的票据,并标明作者、年代、价钱等重要事项,保留证据。



Copyright © 2020.广州弘粹艺术品修复中心  粤ICP备160524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