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弘粹艺术品修复中心

艺术品修复的"艺术=技术"路

2019-08-14   阅读:1689

看远山层林尽染,闻三秋桂子飘香。11月的北京城尽显生态文化之美。

由中央美术学院主办的高等美术教育国际顶级学术盛会——国际美术教育大会,于11月2日在中央美术学院盛大开幕。作为同期举办与之交相辉映的美术活动,中央美术学院修复研究院教学研究展也正式举办。翰高集团董事长房墉、翰高科技执行总经理房振应邀参加此次教学研究展。

本次画展由中央美术学院主办,中央美术学院修复研究院、中央美术学院丝绸之路艺术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承办。与它同时在此次国际美术教育大会开展的还有“中央美术学院与丝绸之路艺术文献展”、“与世纪同行—中央美术学院百年设计教育文献展”等。

“艺术品修复”,是本次修复研究院教学研究展的中心语,在央美,它的发展已有十余年历史。

中央美术学院历来重视古代艺术遗产研究,在其大力支持下,壁画系、中国画学院、油画系、人文学院、美术馆等在十几年里陆续建立了各自专业的保护修复工作室。为了更进一步推动艺术品修复专业的发展,2015年11月,中央美术学院修复研究院成立,研究院整合了分散于各院系的修复专业资源和教学力量,实现了修复学科教学的专业化、系统化和高效化。

据悉,修复研究院作为中央美术学院下设的开展艺术品修复研究、培养高端修复人才的学术单位,其主要工作包括整合校内各艺术门类的修复力量与资源,形成系统化、科学化的学科建制与教学模式,搭建面向国内与国际的教育、交流及研创水准平台,推动中国艺术品修复事业的建设与发展。

“研究院成立以来,逐渐接手传统壁画、油画、卷轴画修复工作室的教学研究工作,积极探索多种形式的艺术品修复人才培养模式。此次展览是对修复研究院成立以来教学及研究成果的梳理和呈现,是对过去的回望与总结,亦是全新征程的开始。”中国美术家协会壁画艺术委员会主任、本次展览策展人、修复学院院长王颖生如是说。

艺术品修复,意义在何方?

从词义上讲,“修复”即是指通过整修使其恢复原貌。提起修复,我们往往会想到古字画、古建筑、古代器皿等文物。其实文物即属艺术品范畴。对于文物而言,修复的意义有二,一是能够更好的解读。残缺的艺术品固然有残缺美,但领悟残缺美需要的一定的文化涵养、具有一定的想象力。而一件相对完整的艺术品则相对要好理解的多。如同当年的马踏飞燕,残缺是完全感受不到那种凌空腾跃的通灵之感。

同时,修复也是一种保护。文物承载着历史,是文明的载体,是时间的见证与历史的记忆。保护文物就等于保护和证明了我们的过去。不只文物,任何有意义、有价值的艺术品都值得我们去守护它的美整,去传承它的技艺,因为它本身就是历史。艺术品修复的社会意义和价值也正在于此。

从艺术到技术,艺术品修复不只文物字画,它还有更广阔的空间。

一幅《千里江山图》,引得千万人前去故宫瞻仰,“故宫跑”一词一度成为热搜;不只《千里江山图》,节假日,北京各大博物馆更是天天爆满......盛事太平的中国,文化艺术品逐渐成为人们追求的一种时尚。

仿古,艺术品修复的另一种存在。随着影视产业的发展,使得仿古道具、服装、首饰产业渐趋兴盛,其效果在无限逼真的接近历史真相的同时,更是传承了古老传统文化。当下,它的规模化经营更需要一条院企联合的路,一个跨界的桥梁。房墉、房振此去教学研究展,便是与王颖生与艺术品修复产业去搭建这座桥梁。

王颖生,中央美术学院修复研究院院长,在艺术品修复领域,其学术与艺术造诣走在当代美术界前列。与翰高渊源深厚,他的工作室在翰高画院已有十余年时间,见证了翰高自成立到文创转型的发展历程。

自2017年翰高杨宋文创产业园一期工程竣工以来,众多艺术大师相继入驻园区,光影科技、岩彩艺术也渐渐步入通途,一个集影视、岩彩、美术为一体的综合性文创园区产业链不断完善。在杨宋这个影视产业示范区,艺术品修复,这个当代央美的学术前沿,完全可成为产业先锋而获得无限延展的可能。

此次国际美术教育大会,让来自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14所美术院校、艺术机构的院校长与机构负责人及相关学科知名专家教授汇集在中央美术学院,新时代的美术教育掀起一轮轮高潮。这是个文化产业不断井喷的时代,创新创意无处不在,融合与发展作为当代主旋律不断被唱响。

一路高歌猛进中,新时代催生了新模式,新模式展现出新动能。院企联合,中央美院的艺术终将走进企业形成合力,这种跨界的合作,形成产业链的互补,实现了技术、艺术、学术的自由转化;产品、作品、艺术品的逐级上升。 从技术到艺术、变制造到创造,使产品走向作品,走向产业,走向大众,在文化创意生机盎然的今天,艺术品修复的未来不是灰色调,缤纷炫彩大有可期。



Copyright © 2020.广州弘粹艺术品修复中心  粤ICP备16052414号